记录

Invisible School #1 忍冬

忍冬出生于吉林省通化市,幼年时期父亲在长春创业(结果失败),而母亲一直在一家私立药企上班(主要产品为胰岛素),九十年代时在企业内担任研发,研发结束后被调任到销售岗,处于事业上升期,故无暇顾及他。

通化市初中大约有七八所,在忍冬升学时期最好的一两所学校采取抽签入学,未抽中者则按学区入学(现全部改为学区入学,大大推进了学区房等产业)。在升入高中时,忍冬曾考虑去长春的东北师大附中就读,结果通化一中卡住他的学籍迫使他留在本地就学。这所中学是通化本地的两所中学之一,也是唯一的重点高中。通化本地并无私立学校,忍冬唯一知道的一所是地产商引入的东北师大附中的分校,在通化辖区的一个县内。

忍冬并不喜欢在线下进行补课,一方面是由于教学质量普遍不太高,另一方面则是觉得不自由。他从初中开始上学而思的网校,但后来因为学而思网校改为直播,他认为这样非常浪费时间,最后放弃了。相较而言,他更欣赏可汗学园这类十几分钟的在线MOOC。

通化一中高一上学期结束即分科。忍冬最后选择文科的原因有三:一则是高一时候文科相较理科让他觉得更有兴趣一些;二则他认为吉林省内文科很弱,他学习文科容易取得优势;三则是他喜欢的男孩也去了文科班,是班上八个男生之一。

进入文科班之后忍冬由于大量地练习与背诵,很快对文科也产生了一些厌倦。但由于长期使用网络产品,忍冬很快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些他自己认为正确的学习方法,并且开始大量进行阅读(一年四五十本),希望能够达成自己最终的目标(一方面是考上一流的大学,另一方面则是推动教育的进步)。

就教育论,忍冬认为,现行的文科教育试图通过标准化的考试考查学生的价值观,但实际上只能考查学生对价值观的判断,并不能考查学生真正的道德水平(即转变成了一种对表演能力的考核)。并且在讨论中,忍冬认同我所提及的教育常常会制造一些偏见的说法,并且认为自己或许也在主动制造一些偏见用于与周围的环境相隔离(同学则因此认为他有意地鄙视他们)。

此外,他认为公平始终是教育的核心问题。在他设计的理想化的教育体制中,家庭因素带来的影响大大降低,穷人家的孩子可以通过助学基金上学,富人也无法将自己的经济资本很有力地转化成孩子的教育水平(并且这一体制并非通过共产主义式的孩童生产来完成的,忍冬认为这样是缺乏人性的)。

在一定程度上,忍冬认为互联网确实有助于推进教育公平,但讨论后他也意识到他所认为触手可及的资源很多时候对他人来说也很难获取,因为信息本身就有着一些门槛。

话题最后终结在AI上。忍冬谈论了他所设想的AI的未来,并且表示从未向他人提及过这些。

发表评论

Scroll to top